返回頂部

第十一章 姻緣符!

小說:天神下凡 作者:李白不白 直達底部

【MT小說網】無彈窗,免費閱讀
一秒記住【 .jdhs】,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。

??林菀爾一句提醒,顧元也瞬間醒悟過來,不好意思地笑了笑,伸手道:“我的我的。”

??林菀爾嫣然一笑,“繼續吧。”

??接下來,林菀爾連續進了6個球,第7個顧元自然也沒有防住她,完全空籃,但她自己沒有投進。

??然后換顧元進攻。

??顧元舉一反三,打進6個之后,一個“失誤”被林莞爾搶斷,接著林菀爾連進4球贏下單挑。

??“我接受過專業的籃球訓練,”林菀爾邊拍球邊說,“所以你輸得不冤。”說完,抬手將球投出,刷地一個空心。

??顧元笑著說道:“看得出來,只是平時不常見女孩子打籃球……”

??“女孩子?”林莞爾似笑非笑地看著顧元。

??“呃……”顧元有些尷尬,這樣堂而皇之地把自己的大BOSS稱為“女孩子”,多少有些失禮。

??立即亡羊補牢道:“我的意思是女子……”

??林莞爾笑道:“開玩笑啦,我不會介意的……”

??頓了頓,續道:“不過從另外一方面來說,現在這個學校恐怕所有人都把我當女孩子吧?”

??林莞爾說罷,目光緊緊盯著顧元,好像是很在意他的回答。

??顧元想也沒想,道:“這是難免的,你年紀輕輕,又是初來乍到,除了董事長千金這個身份,暫時還沒別的拿得出手的履歷震懾大家,所以大家都是抱著拭目以待的態度在等著看后面會發生什么。”

??林莞爾一怔,沒想到對方會回答得如此坦白,點點頭,隨即意味復雜的笑了一聲,道:“看你如此直接的份上,我不妨也跟你坦白一件事,我這次回國最初的目的并不是來這里做校長,而是結婚。”

??顧元道:“恭喜啊。”

??林莞爾搖搖頭,“沒什么好恭喜的,我那未婚夫已經被撬了。”

??“啊?”

??林莞爾轉過身,目光掠過旁邊的足球場,望向遠處,語氣保持輕松:“被我最好的閨蜜撬走的,而還有不到半個月,就是我們原計劃舉辦婚禮的日子了,是不是很狗血?”

??顧元不知如何接話,只好一言不發地傾聽著。

??林莞爾看向顧元,語氣平靜道:“但事實上這個故事并沒有任何狗血的地方,一切都是早有預謀,或者說大勢所趨。”

??“大勢所趨?”顧元有些費解。

??“金湯集團聽說過吧?”林莞爾問。

??“嗯聽過,挺有名的房地產公司,老板好像是金傳業。”

??“就是他。”林莞爾點點頭,“我的未婚夫就是他的兒子。”

??“那,挺合適的。”

??林莞爾笑道:“可惜沒我閨蜜合適……”

??顧元看著她,等待揭秘。

??“白世輝的女兒啊,”林莞爾明明是笑著說出這句話,但顧元卻從每個字里都聽出一絲冰冷的意味,“強強聯合。”

??顧元當然知道白世輝是誰,如今風頭最盛的商人之一,“好望角”CEO,去年福布斯中國富豪榜的第三名。

??如果說林莞爾未婚夫和她閨蜜的結合代表著兩家公司的意志,那么“強強聯合”四個字可謂名副其實。

??金湯集團作為國內老牌的房地產公司,這幾年求新求變,擴大投資范圍,努力拓展業務,卻始終無法在線上業務領域取得顯著突破;

??而好望角作為國內最知名的互聯網公司之一,和其他幾家互聯網公司斗得如火如荼,這些年開疆拓土,終于到了由線上到線下的階段,提出了O2O的概念,和金湯可謂是不謀而合,一旦聯手,就是白世輝說的“打造線上線下融合新消費時代”。

??這樣說來,林莞爾未婚夫和她閨蜜的結合的確符合時代潮流,是大勢所趨。

??只是……感情這件事,可以這樣定義和計算嗎?

??“如果沒發生這件事,兩周后就是我和金少陽的婚禮,現在我真不知道是該慶幸還是憤怒難過?”

??顧元道:“應該都有。”

??慶幸的是提前發現了渣男渣女,至于憤怒難過,不用多說。

??林莞爾坦率點頭承認,隨即用開玩笑的口吻道:“無論如何,希望兩周之內能找到一個合適的家伙去完成婚禮,不然……結婚禮物和禮錢都要泡湯了。”

??顧元:“……”

??“走了。”林莞爾說著揮揮手,轉身離開籃球場。

??看著林莞爾干凈利落的背影,顧元猛然醒悟,剛剛她是在面試自己吧?難道說她在調查“面試全優”的老師?

??晚飯的時候,顧元在食堂遇到梁文寶老師,后者也是個籃球愛好者,一起打過幾次球,還算熟悉,兩人坐一起吃飯,梁文寶問:“林校也去面試你了吧?”

??顧元怔了一下,證實先前猜測,點點頭,道:“這么說,林校也面試了你?”

??梁文寶笑道:“她去聽了我的課,還提了不錯的建議。”

??顧元嗯了一聲,道:“看來她不只是要面試每一個全優的教師,也有證明自己的意思在里面。”

??“可不是。”梁文寶道,“老板和員工素來就是雙向選擇,她初來乍到,不拿出一點真憑實學,如何鎮得住場子?”

??兩人又說了一會,聊到文四成,梁文寶道:“聽說那家伙又看中了一個新來的女老師,他這名聲傳到新校長耳朵里恐怕影響不好,背景再硬,也要有分寸。”

??顧元沒有接話,一言不發地吃飯。

??晚上,顧元正在看書,接到文四成電話,說是章蓉買了一個書架,讓他去幫忙安裝,末了還加一句:“機會給你了哦,抓不抓得住看你自己咯。”

??顧元忙回:“我懂得。”

??掛了電話,果然接到章蓉的微信。

??稍一推測便猜到事情來龍去脈:章蓉讓文四成去幫忙裝書架,文四成推脫自己有急事,于是安排了自己的屬下去幫忙。

??在章蓉看來,這仍是文四成的綿綿情意,所以自然不會拒絕。

??顧元來到章蓉的公寓,簡單寒暄過后,開始做事,安裝書架。

??“說句實在話章老師你別介意,我覺得文老師對你可真好,我剛來的時候都以為你們兩是一對……”顧元開始挑起話題。

??章蓉笑瞇瞇地說道:“成哥對我的確挺照顧的。”

??顧元接道:“要不是知道成哥已經結過婚,我真心覺得你們很配。”

??“顧老師你別開玩笑,我把他大哥看待的……”

??顧元停下手上的工作,抬頭看著章蓉,道:“成哥已經……跟我說過了。”

??“嗯?”章蓉臉色微變,“他,他說什么?”

??顧元繼續安裝書桌,語氣隨意,道:“他說他很痛苦。”

??“痛苦?”

??“嗯,那天他找我喝酒,說了很多,他說他想跟已經沒有感情的妻子離婚,但又舍不得努力建立起來的家,想跟喜歡的姑娘在一起,但又缺少勇氣……”

??章蓉緊問:“他真這么說?”

??顧元點頭,“是啊,他如果不是那么矛盾,今晚估計也不會派我過來。”

??章蓉沉默地站在那里,不知在想什么。

??顧元隨口道:“其實我可以幫你們一把。”

??“嗯?”章蓉望向顧元。

??“我的意思是,我可以幫助文老師做出正確選擇,因為在我看來,沒有感情的婚姻對所有人都是折磨。”顧元道。

??章蓉不做聲,她沒辦法立即相信一個還不是很熟悉的同事。

??顧元道:“當然,我也有條件。”

??“什么條件?”章蓉脫口問,只要提條件,事情就可信。

??“第一,如果我做成這件事,我希望章老師能在陳老師面前替我多說說好話,到時候再幫我拉拉線什么的……”

??章蓉道:“陳曼?”

??“嗯。”

??“這個簡單,她最近也一直在讓我幫她介紹對象。”

??顧元不好意思地笑了笑,續道:“然后就是第二個條件,聽說這次新校長來,會有人事變動,假如文老師到時候升職,我想他那個組長的位子……”

??章蓉笑道:“這個更容易。”

??顧元嘿嘿一笑,說出自己的計劃。

??……

??周二晚上,顧元跟文四成說事情基本搞定,但還差最后一步。

??周三中午,文四成接到章蓉一條微信,約他晚上出去來個了斷局,文四成料定這就是顧元所謂的“最后一步”,爽快答應,如果能在正式分手之前再跟章蓉來一炮,也算是理想結局。

??二人約在一個相對偏遠的酒店見面。

??當文四成性沖沖趕到酒店,找到章蓉定的房間,伸手按響門鈴的時候,下一幕出現在他眼前的場景讓他瞬間失智。

??因為開門的是他妻子。

??夫妻兩個,一個在門外一個在門內,各自表情復雜。

??下一刻,文四成意識到什么,猛地沖進房間,然而出現在他面前的并不是某個奸夫,而是顧元和章蓉。

??局面一度非常混亂。

??“你怎么會來這里?”

??文四成夫妻兩個以及顧元同時問出這句話,但所問的人各不相同。

??文四成是問自己的老婆和顧元。

??文妻和顧元則是問文四成。

??顧元緊接著道:“成哥,我是來完成最后一步的,你不會又反悔舍不得了吧?”

??文四成立體懵逼,急聲問:“我什么舍不得?你不要亂講話我跟你說。”

??顧元也急道:“不是你讓我搞定章老師讓你脫身去追新來的孫老師的嗎?你現在怎么又……”

??文四成臉色大變,打斷道:“顧元你在說什么”

??章蓉也變了臉色,問文四成:“文四成你什么意思?你如果玩膩了直說就是,不要這樣糟踐人。”

??文妻更加變了臉色,指著文四成:“文四成,你和這個女的到底什么關系?你剛剛一臉色瞇瞇地跑來酒店做什么?”

??文四成這下徹底懵逼,百口莫辯。

??文妻冷冷地看了他一眼,語氣更是毫無表情,道:“明天去辦離婚吧,不然法庭見。”說罷轉身離開。

??章蓉也很鄙視地看了他一眼,罵了句“人渣”,憤然離去。

??最終房間只剩下文四成和顧元。

??文四成看向顧元,雙目噴火,吼道:“你特么告訴我這特么是怎么回事?”

??顧元反問道:“你自己心里真的沒點數嗎?你問我。”

??文四成恍然大悟。

??但,為時已晚。

??顧元返回教師公寓的時候,已經是晚上10點半,他坐在書桌前,打開抽屜,取出筆記本,還沒來及翻開,筆記本里面掉出一張心形符紙。

??姻緣符紙!

??符紙上面畫一對手牽手的小人兒,然后下面還有一行小字說明:

??“常言道:寧拆七座廟,不破一樁婚。拆一樁婚姻,耗3000功德,獎勵‘姻緣符’一張。”

??【姻緣符:由月下老人親手煉制,一旦使用,可得一樁美滿姻緣,三日內使用有效,半月內見效。】

??顧元也不多想,捏碎符紙。
平特一肖免费公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