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頂部

第596章 亂葬崗

小說:我的靈異筆記 作者:羅橋森 直達底部

【MT小說網】無彈窗,免費閱讀
我猶豫了一會,還是大腿一邁,跟著老頭一起走出了那扇門,楚妍緊隨其后,老頭又趕緊把那扇門關上,將大鎖掛在了上面。

鐵門的這邊是不平的土路,用手電筒照過去就能看到這邊都是荒山,深秋的季節,草木都枯了,一眼看過去滿是荒涼的感覺。

再加上現在是晚上,到處是黑乎乎的,站在這里真覺得有些滲人。

一陣冷風吹過來,站在我旁邊的楚妍打了個寒顫,我開口問道:“冷??”

“有點。”我想了想,還是把身上的外套脫下來披在了她的肩上。

楚妍深深的看了我一眼,眼里有著我看不明白的情緒,正當我要細看的時候,她眼里的情緒已經消失了。

“老伯,現在要往哪里走??”我看了看這邊的環境,并沒有發現可以走的路,疑惑的問道。

老頭把門關好了,那用手電筒照了照前面,說道:“就順著這條路走,翻過這半邊的荒山,就能看到大馬路了,不過這山路可不好走。”

我從小的時候也在農村住過幾年,直到讀初中家里有了點錢才搬到市里來,從小在農村長大的孩子沒有什么玩,只能到山上去到處跑,在山里野慣了的孩子別的或許不行,走這種山路可是沒問題的。

“這點山路不是問題,我小時候也是山里的人。”我看著前面的山路說道。

聽我這樣說,老頭放心了,他在前面帶著路,引我們走出去。

這點山路倒是很好走,都是荒山,山也沒有很高跟我爬過的那些山比起來可是好走多了。

我跟在老頭后面走,楚妍跟在我的后面,路上我有點害怕,便和老頭說起了話來。

“老伯你怎么這邊有一條山路的,你對這邊很熟悉嗎??”我好奇的問道。

老頭照著前面的路,聽了我的話放慢了腳步,等我走到他旁邊后才緩緩的說道:“我家就在那山腳下,我在這住了幾十年了。”

“住在那邊的山腳下??”我有些驚訝。

“是啊,都住了幾十年了。”老頭點頭說道。

我忽然想到了之前在網上看的,這個地方在二十多年前就已經有人葬在這里了,這么久了,這里可葬了不少人,外面的人都稱這里是亂葬崗呢,怎么還會有人住在這里??

“幾十年,這可之前不是… …”我心中疑惑,不自覺的就開口問道,話說到這又頓了一下,不知道怎么形容這個地方。

老頭憨厚的笑了笑,蒼老的聲音響起:“這里以前是一片墓地,說是墓地也算不上,就是一片亂葬崗,沒錢買墓的窮人就把死去的親友埋在這里,我也是因為這個原因才和老伴定居在這里的。”

“原因??”我很是好奇,什么原因能讓人在亂葬崗旁住幾十年呢。

老頭說到這里停頓了一下,似乎是想起了傷心的事情,他的聲音有些啞:“我和老伴以前有個女兒,可惜她二十歲的時候就沒了。”

我聽到這愣了一下,下意識的問道:“沒了??”

老頭點點頭,繼續說道:“她得了癌病,家里沒錢治,我四處找人借錢,那時候都沒錢,這一借就借了兩三年,等錢借的差不多了的時候,她的病已經治不好了,死的時候才二十歲,我和老伴為了給她治病用光了家里的錢,她死了連塊好的墓地都沒能給她買,也是怪我們沒有用。”

老頭的話夾雜著風聲傳進我的耳朵,聲音低啞又凄涼,說起這些陳年舊事來還帶著些悲痛,我想出言安慰又不知從哪里說起。

“你們之后沒有別的子女了嗎??”我注意到了他的話里只有老伴和死去的女兒,并沒有再提到其他人。

“沒有。”老頭說道。

“我和老伴把女兒葬在這里之后就在這里定居了,也是她說要在這里守著女兒,這樣女兒才不會孤單,老伴也因為女兒的死悲傷過度而留下了病根,之后就沒有再生,我們這種窮人,連自己都養不起,哪還有錢養孩子啊,再生個孩子也是跟著我們一起受苦,何必呢。”老頭說完嘆了一口氣,帶著滿滿的無奈。

我也沒想到老頭的人生這么悲慘,中年喪子,老了也沒人養老送終,而是和老伴守著女人埋葬的地方住了一輩子。

“本以為我和老伴要守著女兒的墳過一輩子的,可沒想到,那殺千刀的地產商看上了這邊的地,居然還把這做成了別墅,我起初和老伴也著急的不得了,也想過找人去鬧,可是我們啥也不懂,鬧都沒地方鬧去。”老頭繼續說著他的事情,只是說到這里語氣有些急,可見他當時心中的氣憤。

“可憐我女兒死了也不得安寧,我們這些老的也拿這些有錢有勢的人沒辦法,當時我老伴的病也越來越嚴重了,整日躺在床上不能動彈,那無良的地產商說能賠給我們一筆錢,我才厚著臉皮來找這些無良的老板要錢,可是卻被他們一拖再拖,推脫了兩三年。”他的話讓我聽了覺得有些心酸。

“老伯,你老伴的病一直沒治好嗎??”我關心的問。

“哪有錢治啊,我這些年靠做散活賺的錢都拿去還債了,一點積蓄都沒有留下,老伴的病就拖了兩三年,這些時日身體病也是越發的重了,我這一把老骨頭,也是無能為力啊。”老頭說著說著,渾濁的眼里留下了眼淚。

我沉默了,心里的感觸也很深,老頭這一輩子過的真的苦,年輕時因為沒錢,女兒得病去世,現在老了老伴也是這樣,他心里應該也是深深的無奈吧。

我心里有一股沖動,想告訴老頭等我出去了給他老伴治病,可是一想到我上班的這些日子根本沒存到錢,而且馬上又是無業游民了,可能還要背負五萬的債,哪有錢給人家治病,想到這里,我就歇菜了。

“老伯,等我們回去了,就來把你老伴接到醫院去治病吧,錢我出。”

這句話不是我說的,我驚訝的看著說話的人,是一直在旁邊靜靜聽著的楚妍。

即使在黑暗中,她也感受到了我的目光,她往我這邊看來,我心里滿是震驚,楚妍居然會說出這種話來,她有這么好心么??

不是我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,這幾日在別墅里和楚妍兩個人的時候,她完全沒有遮掩自己,在我面前就是以她本來的性格相處。

真正的認識到楚妍后,我發現她之前那性感熱情的樣子都是假的,真實的楚妍其實性格很冷漠,并且心狠藏的深。

這樣的她能主動說出這種話來真的讓我覺得很震驚。

同樣感覺到震驚的是老頭,這一路上只有我跟他說話,楚妍全程沒有吭聲,他一眼就看出了楚妍不是那種普通人家的姑娘,倒也不搭話,和我敘完話之后楚妍忽然說出了這樣的話他自然很驚訝。

“姑娘,這不好吧,我們非親非故的怎么能用你的錢治病呢。”老頭手足無措的說道。

“老伯,要不是你,我們可能還被困在里面,是你救了我們,救命之恩,我們做這些事情也是理所應當的。”楚妍見老頭拘謹的樣子有些不自然的解釋道。

“這算什么救命之恩吶,我只是給你們帶帶路而已,說救命之恩太嚴重了。”老頭不好意思的說道。

我從剛才開始就一直盯著楚妍看,見她和老頭說話的時候眼神里都是認真,說的話也很真誠,我就知道她不是客氣的說說而已,是真的這樣想的。

雖然不知道楚妍為什么忽然變得這么熱心,可這卻是我剛才聽完老頭的話后心里出現的想法,只是因為沒錢才沒說出口,沒想到這話被楚妍說了出來,我心里對她的看法有了一點點的改變。

“老伯,你別客氣了,不管怎么說,是你把我們從里面帶出來的,或許這對你來說只是舉手之勞,但是卻實實在在的救了我們的命,這是我們應該做的。”見老頭不好意思接受楚妍的好意,我出言勸道。

“這… …小伙子,那真是謝謝你們了,從見你的第一眼我就覺得你是個好人,你們幫我的這么忙我會記得的,你們小兩口都是好人啊。”老頭激動的有些語無倫次。

我撓了撓頭,心里有些不好意思,因為我什么都沒做,說話和出錢的都是楚妍。

想到這,我扭頭看了下楚妍,卻發現她的臉泛著羞意,臉頰也飄起了紅暈,盡管是晚上,可還是能清晰的看到她的臉紅了,我正要問她是不是哪里不舒服的時候,猛的意識到了老頭剛才說的話。

你們小兩口都是好人啊。

小兩口??無疑就是我和楚妍了。

看來老頭是誤會我們之間的關系了,怪不得楚妍會臉紅。

不對啊,按她的脾氣,聽了這話應該恨不得吃了我吧,怎么會害羞的臉紅呢??

我心里好奇,但是也不好當著老頭的面問,楚妍也沒有開口跟老頭解釋我們之間的關系。

氣氛忽然冷了下來,只有老頭在旁邊不聽的說著感動的話,我和楚妍都沒有在言語。

走了很久,天都已經蒙蒙亮了,這座山還沒走過去,晚上看不清路,也不好走,所以走的比較慢。

老頭帶著我們又爬到了一個小山頭,山腳下有一個簡陋的小茅草屋,勉強能遮雨的那種,老頭指著那個茅草屋說道:“那就是我和老伴住的地方。”

我和楚妍看了過去,都愣了一下,即使剛才在路上已經聽老頭說了他家里的情況了,可看到那個風刮的大一點就能刮走的小屋時,心里還是有些不是滋味。

“老伯,這到大馬路還有多遠的距離。”我開口問道。

老頭指了指山頭的另一邊,說道:“從這里一路走下去,走完了就是大馬路了。”

我往老頭說的方向看去,這邊是荒山,山上沒有很高的樹,所以站在高處就能隱約的看到下面的馬路了。

“一路從這里下去就是嗎??”我看著那個方向問。

“是啊,不用再繞路了。”老頭回答道。

這時候天色已經亮了很多,起碼能清晰的看到周圍的環境,不用燈光也能一路走到最下面。

我想著老頭的家里只有他老伴一個人,他帶我們走了這么久,一夜沒有回,老伴在家里肯定等著急了,便主動的說道:“老伯,要不你先回去吧,我們可以自己順著這條路下去了。”

老頭有些不放心道:“你們對這里也不熟悉,這樣走行嗎??”(未完待續)

平特一肖免费公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