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頂部

第628章 鐵證如山

小說:刑警使命 作者:不信天上掉餡餅 直達底部

【MT小說網】無彈窗,免費閱讀
一秒記住【 .jdhs】,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。

??第628章?鐵證如山

??“求人辦事,怎么會成為殺人的理由?”

??片刻后,裴亮才緩緩問道,端起酒杯,輕輕抿了一口。

??一討論案子,酒桌上氣氛就變了。

??兩個破案狂人到了一起,一旦談起案子,你還指望他們能重新跳出來找到喝酒的感覺?

??“那武洛更沒有殺人的理由。”

??葉九馬上說道。

??殺人案,動機很重要,甚至可以說是最重要的破案前提。沒有解釋得通的動機,整個偵破方向都是不保險的。

??當然,狂魔殺人案例外。

??神經病殺人,不需要任何理由。

??“他確實沒有。現在基本上定的也是故意傷害致人死亡。”

??嚴格來說,裴亮不應該和葉九探討案情,因為就這個案子來說,葉九并沒有偵查權,自然也就沒有知情權。

??裴亮向他透露案情,算是違規的。

??不過好在,尚未透露案情細節,縱算違規,也不嚴重。

??“還是不對啊……據花兒說——哦,就是武洛的女兒,武佳佳,小名花兒——花兒說,案發那天早上,武洛和蔡芬芳吵架,離開家里去上班的時候,蔡芬芳還跟在武洛后邊罵了幾句……等武洛中午回到家里,蔡芬芳就已經死亡了。這個故意傷害致人死亡,怎么可能和他扯得上?”

??“她撒謊!”

??裴亮嘴角一扯,有點不以為然地說道。

??“案發當天,我就詢問過她,她可沒這么說,她就說什么都沒聽到……后來又說聽到他們吵架了,沒聽到他們打架……這個小姑娘,可能是受了別人的教唆,故意這么說的。”

??身為星州市局重案大隊長,又是辦得“大院殺妻案”這樣影響重大的案子,裴亮不可能連唯一的在場人都不詢問。

??而葉九也絲毫都不懷疑,裴亮這話的真實性與可靠性。

??這種正式的詢問筆錄,是一定要由當事人確認無誤,簽字畫押的——這都是有法律效力的證據!

??那么,花兒為什么要改口呢?

??裴亮的推論很合理。

??花兒或許是受了爺爺奶奶的“教唆”。

??武洛父母肯定是千方百計要為兒子脫罪,十歲的孩子,也已經能夠分辨利害。串通起來做假證的可能性還是有的。

??裴亮看了葉九一眼,想了想,似乎是下了決心,說道:“葉九,這個案子,我建議你不要摻和了,現在基本上,所有的證據都對武洛不利,所有線索都指向他!”

??“我們在蔡芬芳的脖頸上,提取到了他的指紋!”

??好吧,站在老刑警的角度上來說,這真的堪稱是鐵證了!

??眼見葉九似乎還有話要說,裴亮不徐不疾,又加上了最后一根稻草:“最重要的是,武洛自己也承認了。他招供了!”

??“他招供了?”

??葉九這下真的有點懵圈。

??“他招供了是什么意思?”

??裴亮禁不住笑了起來,輕輕搖了搖頭。

??這個葉九怎么回事?

??魔障了嗎?

??說出這么幼稚的話?

??不過為了照顧葉九的面子,裴亮還是說道:“他自己承認,案發當天,他和蔡芬芳吵架了,還打了起來,一怒之下,掐了蔡芬芳的脖子!”

??“為什么吵架?”

??葉九的關注點,還真是有點與眾不同。

??兩口子吵架,還需要理由么?

??任何一點家庭瑣事,都有可能引發“戰爭”,甚至演變為“世界大戰”。

??不過考慮到葉九哥還沒結婚,“幼稚”一點可以理解。

??但裴亮的答案,有點出人意料:“這個倒是和你剛才說的事情有關……你也知道,武洛是在單位上班的,并且擔任了一定的領導職務。既然手里有權,自然就有人上門求他辦事。武洛這個人,應該說,個人操守其實還是很不錯的,相當的堅持原則,許多人上門送禮,求他辦事,都被他推了。”

??葉九點點頭。

??如果不是因為這一點,那這個案子,他是不是要“摻和”,那還兩說呢。

??“據武洛自己說,對這一點,蔡芬芳是很不滿意的,為此經常和他吵架,罵他膽子小,沒用……有權不用,過期作廢什么的……據我們的了解,武洛說的基本是事實,蔡芬芳確實有這毛病。喜歡把自己當成官太太……甚至有時候還背著武洛收人家的禮物,承諾給別人辦事……因為這個,武洛沒少和她吵架!”

??葉九沉吟起來。

??照裴亮的描述,武洛故意傷害致人死亡這案子,證據鏈確實已經很完整了,已經形成了閉環。尤其武洛自己還招供了,說是鐵證如山,一點不為過。

??“武洛有沒有翻供?”

??也不知過了多久,葉九忽然再次開口了,一開口說出來的話,就讓正抿了一小口酒的裴亮差點嗆著。

??然后就用看怪物的眼神看著他。

??“你怎么知道武洛翻供了?”

??這絕對不是正常的思維。

??通常一個普通人也好,一個刑警也好,聽過裴亮對本案的描述之后,就只會搖搖頭,最多再嘆口氣,然后就把這破事拋諸腦后,繼續和裴亮喝酒。

??因為實在已經無話可說了。

??武洛自己都已經招供,鐵證如山,再糾纏下去,有什么意義?

??那只會讓他和裴亮之間好不容易建立起來的那點友誼再次“揮發”得干干凈凈,不說再次成為“仇家”,也肯定從此蕭郎是路人了!

??而且縱算葉九鍥而不舍,想要繼續糾纏,似乎也不應該是從武洛身上著手,而是想辦法再給裴亮找另外的證據。

??這家伙,腦子到底怎么想的?

??“這么說,武洛真的翻供了?”

??“嗯,他確實翻供過……”

??“翻供過?”

??葉九立馬就揪住了重點。

??“對,他后來翻供過一次,應該是在過年前吧,臘月二十七還是二十八的樣子,他突然不承認自己和蔡芬芳動過手,就說只吵了架,但是沒動手。然后他就上班去了,回家之后,才發現蔡芬芳出了意外。”

??“但這個話,漏洞百出,和他前邊的供詞完全對不上,很明顯是想要抵賴!”

??“也未必見得就是抵賴……”

??葉九似乎是自言自語般地嘀咕了一句。

??“呵呵,蔡芬芳脖子上那個指紋,他是賴不掉的!”

??裴亮淡淡說道。

??這才是鐵證!

平特一肖免费公开